土 灶

字号+ 作者:孙玉凤 来源:高三(12)班 2016-09-30 07:32

      几场雨之后,天日渐寒冷,风无情地刮着,从衣领钻进我的身体,我不由地打了个寒颤。
      慢慢踱步到厨房,看见奶奶正一个人静静地坐在土灶前,缓慢地拉着风箱。慢慢地,奶奶脸上映出的火光也伴随着奶奶的节奏忽闪忽闪的,将奶奶的脸印得格外红润,好似无比的暖和,我站在灶台旁感受那缥缈的暖气。
      奶奶好像发现我冷得颤动,便问我要不要烧火,我便爽快地答应了,可能只是贪恋那忽闪的火花吧,也可能是向往土灶台的温度……
      水汽渐渐氤氲了整个厨房,厨房上空已浮着一层薄雾,而锅中的水只听见“嘶嘶”作响,但依旧未沸腾。急躁的我却早已耐不住性子。开始用力地拉扯着风箱,想让火大一点,水快点开。
      奶奶闻声而来,看到我好像撒气似的在虐待风箱,便快步走过来,一把将我扯出灶膛前,“伢儿,你这是干嘛呢?这东西经不起你这样!”我不屑地说:“切,就这么个破风箱,有什么好紧张的,大不了再买一个呗!”“买?”奶奶似乎听到笑话一般叫起来,“去哪里买?这个还是你爷爷的爷爷那辈传下来的!”我不禁吓了一跳:这黑不溜秋的大盒子竟已经经历了如此多的沧桑岁月,可如今,这东西渐渐销声,而它所象征的农耕文明也渐渐消逝。
      在奶奶的温柔推拉中,锅中的水发出“咕噜咕噜”的声响。“水开了。”奶奶慢慢地站起来,拍打了几下身上残留的柴禾,我还像儿时一样站在灶旁,任由水汽铺在自己的脸上,扑面而来的还有柴禾的味道——淡淡的清香。
      我问奶奶为什么不用热水壶烧水。奶奶说:“灶台大锅烧出来的水、煮出来的饭、炒出来的菜比那些电器做出来的好吃,因为这个有草木的香味,而那个是有涩味的。”
      我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。
      想到现在家家户户都用的电磁炉、电饭锅,堆在墙角的柴禾早已无人问津,等待着风雨的侵蚀。有谁还会在家中留出一角,架起灶台,去慢煮一锅“柴火”饭。
      柴禾正在腐朽,厨房一角早已没有土灶台的影子,千年传承的土灶台渐渐浸没在历史的潮流中,土灶台已渐渐被人们淡忘。
     “给,我刚刚放在灶膛里的,应该熟了。”奶奶碰了碰我的手臂,递给我一块“黑炭”似的物品——烤红薯,我剥开红薯,香气扑鼻。
      我顿悟,还是会有许多如奶奶一样的“土”人在守护着这方“土灶台”,守护着“土灶台”文化。
相关文章
精彩导读